第三十三章

小说:躲艳记 作者:唐家三少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经过几天的研究大体知道了股票的玩法,简单说就是看数字升降的多少,升了赚,降了赔。

    好容易熬到周末,难得我早起,急忙赶回家,回家打了个电话,召集老爸老妈来开一个紧急家庭会议,不然到哪里找他们早出去逛商场了,既然是家庭会议原本通知雪的,可她说要出去写生,没空回来,又是写生,再写就成写熟了。算了就当她缺席吧,老爸老妈也没个时间概念叫他们十点钟来,磨磨蹭蹭弄到十二点,又蹭了我一顿饭,来了就好我也说明我的意图:“我想到了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

    老爸一听到赚钱立即来了精神,而且还是快速的方法,就的打起十八分精神,我继续发言:“就是炒股。”

    老爸挺了半天的肚子马上瘪了下去,摸着我的头说:“我知道你很想赚钱,如果像你所说股票这么好赚钱的话,那么我早去了,全天下也都是富翁了,还等着你去!”

    我神秘的笑了笑,没有反驳他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他们那些人炒股是在赌博风险很大,赚钱的几率小的都不好算,而我不同只赚不赔,赚钱的几率百分之百,可是我没有时间,而你有,你干脆向厂里面申请病退,我想你的厂高兴还来不及呢!”

    老爸闻言收起笑容严肃的说:“儿子难道你说真的,真要我们靠股票吃饭。”

    我也郑重的点点头说:“与其拼死拼活的在工厂里面挣几百块一个月,不如放下手每天抢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

    老爸沉默了,我的话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我知道他的犹豫说:“那么您就试一天,股票星期一到星期五开盘,下个礼拜一请假一天,我给你五十万,练练手。”

    “五十万~~~~~~~练手。”老爸语气有些不对劲了。

    我笑着说:“做人嘛总要谦虚一点,说用五十万去抢钱不是太自大了,而且对待你这个新人,谦虚一点还是好的。”

    “死小子,拿你老子开涮。好就试试去。”老爸终于答应帮忙。

    送走老爸,我也不能闲着赶忙找出这几天的报纸,翻在了股市行情那一版,看见密密麻麻的上千公司倒吸一口凉气,看来赚钱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不过为了雪,为了大家,为了将来只好赖着性子找,虽然公司多但我也不是漫无目的瞎找,我首先观察报纸上记载的股票是涨价的那部分,这样就淘汰掉一大部分股票了,接着就是将涨价幅度由高到低排列。

    最后盘膝进入冥想状态,庞老爹这次又要靠你了,通过三年修炼我只是掐指已经能够推算出近两天某人某物将会发生的事,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进入了更加准确的冥想,用“眼睛”来看星期一股市将会发生的变化:“恩,中技贸易最高价7。65,最低价7。50;太工天成最高价15。85,最低价15。02…………”

    看着手里整理出来的企业名单足足有百十个,再去除先涨到最高再下跌然后再涨的,剩下先跌后涨的,最后我计算它们哪一种最赚钱……

    老爸看着我手中的五个企业股票,心中充满疑惑的问:“难道就是这几种?”

    “相信我,反正不花你一分钱。”我自信的点头回答。老爸看来也有些经验,指着名单问道:“怎么都是些七、八块左右的股票大的也才十一、二块钱一股,涨幅还不到一元,这么少赚什么钱,难道没有涨幅是两三块钱的甚至更多的。”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有,多的是。”

    “那你还……”老爸有些不满。

    我镇静异常:“如果我们的资金充足赚的就自然多,可是别忘了我们只有五十万练手。”看见老爸仍旧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我解释说:“这么说吧,我只有十块钱,那么我可以买一注七块钱的股票,才涨一毛钱,可是有一注一百的股票涨十块钱,但是我们却买不起。不过买了七块钱的股票我们仍旧是赚钱的。同样,现实中那些涨幅是两三块钱的股票,它的起始股价就已经是七十、八十了,我们才能买几股,而起始价是七八块钱一股的我们能多买十倍算算看,每股一块十股也是十块了,比起两三块钱只赚不赔!”

    “哈哈,儿子还蛮有一套的嘛,连我这个从来没有玩过股票的,都嗅出钱的声音了。”老爸脸上笑开了花,可是一转担心问道:“这名单从哪弄来的,有用吗?”

    我拍着xiōng部说:“这是内部消息绝对错不了,只等着赚钱吧。”

    老爸还想问,我立即打断他说:“看着这些股票记着到最低价格时候买进,快要到最高价格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放手抛出去,一定要抛,不能有丝毫的忧郁。”

    老爸一拍我的脑袋说:“我你还不放心吗?明天看好了。”

    我低声说:“就怕你赚钱赚昏头!”

    星期一傍晚,我回到家靠在转椅上等待着收市后消息,老爸面带苦色的慢慢走了进来,浑身无力的躺在了沙发上,痛苦的捂着脸说:“完了全部套牢。”

    看到老爸的表情我就猜到了大概的情形,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吃惊或不满,只是走近他,半开玩笑的说:“刺激吧,还算不错学会了套牢这个词。是不是股票升的你眼睛都红了。”

    老爸听到这句仿佛来了精神,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你不知道,在宝丽华(股票名)是七块零两分的最低价是我买进了七万股,才买的时候一路飚升,一下就升到了八块七,赚了七万多。我本来想抛出去的,可是一想会不会再升一点呀,等一下再说,才不过几分钟一路下跌,现在才七块零四分了。”

    “那还是赚了。”我安慰说。

    老爸低下头说:“忙活一天才弄了一千多划不来。”

    “一千多一天可比你的工资高多了。行了别想了,明天把股票抛了,后天再去,加上我其余的两百多万,要玩就玩大的,不过这次一定不能太贪心了。否则,哎,我都不好说了。”

    “这次一定不会了。”老爸坚定的回答。

    送走老爸后,我又整理了一批名单……

    这次老爸没有任性的按照他的想法去做,结果当晚银行户头就多了八十万。

    老爸笑的嘴都合不拢,他本想把二百五十万本金留下,只用赚来的继续,我说出了我的想法:“现在人的思想太落后了,想发财又不想经历风险,赚了钱就收本,所以老外越玩越大,我们呢,还在那里精打细算,简直就是消磨志气,不用保本,连本带利一起上,赚的就更快,而且我都说了没有风险了不用怕,就算赔了也死不了人的。”

    这下好了,我们的资金简直就是猛驴打滚,一翻再翻,短短一个半月从二百万增加到三千七百万,老爸干脆也办了病退,呆在家里数钱。

    我却出人意料的让老爸停住,休养生息。还让他和老妈去旅游,放松放松。

    因为我知道,这样只赚不赔迟早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尽管你是匿名的,可是帐号不会。

    看着有着八位数的的银行帐号我默默的想:“老婆这下养的起你了吧!”

    时间在不觉中就滑过了两个月,我成为大学生也快六十天了,虽然这一个多月里我频繁的使用精神力,无数次的冥想,对我来说却没有一个实质性的飞跃,我努力催动真气,而真气的给我感觉就像是一只高寿的老母猪拖着万吨重的车,我在它身后拼命的鞭子抽赶甚至是用了八根鞭子,可是它依旧是慢腾腾的走着,丝毫不为所动,而不是我期待的如同骑在一匹毫无负担的马上,抽一鞭跑的越快。

    我知道我遇到了瓶颈,我缓缓收功,睁开了眼睛,心里尽管明了这是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问题,而突破后每一步就是一个新的飞跃,可是我还是十分沮丧,毕竟高一时候获得了很大的甜头,每一次冥想过后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这事急也急不来,何必跟自己的脑细胞过不去呢?

    倒是不知道雪在搞什么飞机,一个月很少见她几次面,见了面说不了几句就说有事离开了,今天晚上偏偏无论如何要去她的宿舍一趟,她又不是不知道,除了雪报到那天上了她们女生宿舍,看门的张大妈再也没有让我进去过一次,就是有一次趁她老人家不注意溜了进去,可是出来的时候还是被逮住并被狠狠训了一顿,从此我就被列为极度“危险”人物名单,所以进雪的宿舍不比当国家主席简单多少,可是我也非常想见她,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咯。

    傍晚时分,又接到雪十几通电话,要我一定不要忘记去她宿舍,我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有什么事十万火急,都像要烧到屁股上了,她的话和圣旨差不多,一遍就足够了,何必要重复这么多遍呢。

    踏进艺术学院的校门,手机再一次响起:“喂。”我刚答话。雪就问:“来了吗?”

    我好笑的回答:“在学校门口了,还不放心!”

    雪没有回答我只是对旁边喊着:“快,快,快他来了。”然后才接着对我说:“呆会见,老公。”

    “……”我尚未说话,手机就挂线了,不过我纳闷,这个老婆到底在做什么,同时还有一点担心,宿舍管理员张大妈会让我进去吗?

    到了宿舍楼下才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张大妈一句废话都没说,就放我通行了,我真怀疑她会不会把我看成女生了,算了她都不管了我还帮她操什么心,沿着楼梯向三楼雪的宿舍走去,楼梯上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女生,不过她们的表情都是一致的,像看什么新奇动物一样盯着我,眼睛里仿佛在说:“宿管员今天大发慈悲了,竟然放男生进来。”

    我有性格甩甩头,仿佛告诉他们说:“我进来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终于来到了雪的宿舍门口,心中的疑惑更大:“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别的宿舍都亮着灯,为何惟独雪她们的宿舍关着灯,不会放我鸽子吧!”多想无益,看了就知道,伸出手轻轻推了门,虚掩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我走了进去,忽然头顶上“啪”的声有什么炸开,紧接着宿舍的灯全部亮了,头上仍旧飘落着彩带,雪和她的舍友从门后床边蹦了出来,高声喊道:“Happybirthdaytoyou。”

    我明白了雪这么长时间全是为这个连我都几乎快要忘记的生日做着准备,一股无法言语形容的幸福感充斥在我的心口,憋的我胸前发闷,我觉得鼻子酸酸的,我极力想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可是我失败了,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雪则托着一块点燃蜡烛的大生日蛋糕慢慢走到我的面前深情的说:“老公,生日快乐!”

    我轻轻说了声:“谢谢。”然后吹熄生日蜡烛,取走雪手上的生日蛋糕放在桌子上,一把将雪紧紧拥入怀中,在她耳边呓语般不同的重复着两个字:“谢谢……”

    雪也动情的捧着我的脸,柔软又带丝丝凉意的嘴唇印在我的脸颊上,然后轻推我说:“还满意吗?”

    我使劲点着头回答:“满意,满意,太满意了。”

    雪狡黠的笑了一下说:“那么进行下一个步骤送你生日礼物。”

    我呆呆的看着雪的面容说:“你不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刚才还大胆的雪立即羞红了脸,在我的胳膊狠狠的捏了一下说:“想的到美,蛋糕还没吃就准备吃我了。”话刚说出口发现有语病,脸上更呈现出娇羞的粉红色,雪又把错误归结到我的头上,再次掐了我的手臂。

    然后拉着我来到了她的床前,我这才发现每张床上都摆放着什么,不过都是用黑布盖住了,雪向楚君她们使了一个眼神,拉开黑布喊道:“生日快乐。”

    黑布下竟是六幅画,六幅男女主人公分别是我和雪的画,那是我们从相识到相恋的全部过程,第一幅是我捂半蹲着询问着雪是否受伤的情景,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特殊的相见,第二幅我抱着雪在草地上旋转,这不正是我参加足球比赛的事吗?第三幅是雪穿着一套小洋装,捧着鲜花捂着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旁边还有一个小提琴师伴奏,是我第一次为雪过生日的事情,从她的画中可以清晰看出雪当时的表情惊奇中带着无限感动,雪看见我的目光停留在这幅画上,急忙抱在怀里说:“这一副画非赠品,我要拿回家自己欣赏的。”

    我捏了捏她皱起的俏鼻,默许了她的要求,第四幅是我把雪拉在身后,面前是一群小混混,不是我们那次春游的事吗?雪还记忆得如此深刻。第五幅是我、烨和雪吃饭的场面,烨偏头看着我们,雪则用手巾仔细擦着我的嘴,多么温馨的场景呀,我回头看看雪,雪也看看我,我点点头。最后一幅是雪亲吻在我的脸颊的镜头,环境是那么的熟悉,不就是她的宿舍吗?可见雪连这些都计算精确,对我可谓在乎到了极点,我眼前的一幅幅已经不再是画这么简单的生日礼物了,而是雪那颗纯真,对我爱恋的心,我再一次把雪拥入怀里,说:“谢谢!老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夏晚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aw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